藏区无平路

今晚到的理塘,海拔4000多也就算了,温度还低得可以,街上满是穿羽绒服的喇嘛,而我唯一的一条长裤因为要恢复它的英雄本色,顾早早地挂在了衣绳,遂当我上街时有种错觉自己是日本的那些冬天上学还穿裙子的女学生,当然我是男的,穿短裤,也就这么一说。

如此天气,北哥给了建设性的意见,去吃火锅。自然想到成都吃的重庆火锅,虽说辣得受不了,不过对于一个在温度不到10度的地方穿短裤的人来说也不失为一个绝妙的主意。

走进第一家馆子,牌子上说有火锅,可师傅的没有,遗憾离去。又去了第二家,门面堂皇,一狠心也走进去了。

北哥:“老板,拿菜牌,吃火锅!”

服务员:“来了!”

北哥看了两眼,对我说:“吃炒菜吧…”

我点了点头…

北哥:“有什么牛肉的菜?”

服务员:“萝卜炖的,还有炒的”

我:“萝卜炖牛肉吧”

北哥面部又抽搐了…

服务员走后,北哥说猜炖牛肉多少钱,猜了个38,还少了两块,这下我的牙也疼了。望着北哥的眼神我知道,其实我们应该就在旅店楼下解决问题的。可事到如今也没办法了,只能开始幻想这份炖肉到底是否物美价不廉。

在盘算着这顿饭亏了多大时房间的门开了,一双手和一个脸盆状物体飘了进来,一时还没反应过来,放到桌上后望着那悠悠的萝卜大肉,透过其散腾出来的白雾,我依稀看见北哥的眼神充满泪水。

用“饱”来形容这顿饭已经境界太低了,用北哥的话来说叫“妈的,累死了”。在还未死透前,我们赶快结账,撤离战场,因为那脸盆里还飘着若干大肉,再不走这些肉会进入我们的肚子造反。

出来时天空依稀下雨,这里8:20天还没黑透,广场上坐着一排排的汉子妇女,黝红的面庞排山倒海似地压来。骑车时一路闪过,最多一句“扎西德勒”,而在此时却有种逃也逃不掉的感觉,人在异乡之感也随之而来。

一想到明天要休息一天,身子就说不出的舒畅,光是那久违的懒觉就足以让我陶醉不已。就好像以前上高中时,知道后天考试,相当惆怅,但又想到下午可以抽机娱乐顿时惆怅烟消云散。

以前觉得骑车可以放松自己,可以给自己一个遐想的空间。但真正骑到这份上才发现,骑车就是一修身养性的活,老僧可以入定,控制思想,我们这号的入定不了,思想乱窜,怎么办?骑车…别的不说,25MIN登个TL就能让你在这一刻多钟的时间内四大皆空,人事不省。这几天登的折多,剪子弯基本上就是这种状况。30+公里的上坡,5km/h,纯踩就要6个多小时。理论上讲,对于这段时间我是没有记忆的。

特别今天爬坡时远前方是个弯,北哥和我就开始猜了,北哥随口问道:“上坡之后是什么?”,习惯性地想回答下坡,客观逻辑上这种回答是完全正确的,但分明还可能是上坡,骤然间发现这似乎是一个文字陷阱,上坡或下坡?思考时却醒悟到根本没把平路放在考虑的范围之内,因为这几天感觉就没走过平路,便不在考虑范围之内了。但难道这世上就因为我们几天的接触便为之抹去平路的概念?

嘿,藏区无平路。

image

太阳多大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