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西德勒与糖果的故事

不知从什么时候藏区的大地上似乎流传起了一个美丽的传说。

如果你面前飘过骑车的人,对他喊声“扎西德勒”就会有糖果飞入你的掌心。

诚然,对于长久地生活在辽阔高原上整日与牛羊做伴的孩子来说,这是一个美丽的传说,但对于骑车的人来说却不折不扣地算是一种折磨。

记得刚翻过折多山,下往新都桥的路上,风光秀丽,并且初次听到沿路的同胞跟我喊“扎西德勒”,心中欣喜万分,感慨这里的人民淳朴可爱。后来才终于明白想要能有这种心情是必须建立在车速35km/h之上的,否则的话,完全是另一种意境。

越深入藏区山路越多,打小没见过糖果的孩子也越多,一种苦涩的心情也会渐渐地建立起来。

第一次意外是发生在去理塘的路上。那是一个上坡,在龟速的爬坡时,突然从侧翼奔出一干人马,双臂飘舞,口喊“扎西德勒”。还没明白发生什么的时候瞬间抓住了我们的驮包,说要帮我们推车….我们愚钝时又开始后拉我们的车要糖…还在愚钝时北哥包的带子卷进车轮别断了辐条。一个体重逾200斤的物体对于一辆断了辐条的车子来说后果是很严重的,果然,骑到目的地时,车子的后轮已经变形。粗略的修理上路后,我们认识到了遇到小孩瞬间提速的重要性,从此噩梦也就开始了。

如果是平原也就算了,如果是平路也就算了,如果是柏油路也就算了,可这里是海拔3000且土路上坡无尽…此时如果有小孩冲出仅凭肌肉的瞬间收缩来摆脱是远远不够的,只有当你的肾上腺激素呛到嗓子眼时才能够躲避开来,这便是兵法上的以逸待劳的奇效。黄河文明的伟大创造在这票广阔的高原恰如其分地应用于炎黄子孙身上。“奶奶的,操蛋”,这是每次我逃脱后想要说的话,但每次逃开来后,只剩下喘气的份…

当然刚刚所诉的只是最基本的讨糖技巧,这里毕竟是青藏高原,是黄河的发源地,孙子兵法也是逃不出如来手掌心的。就个人而言试过被家长骑着摩托带着小孩慢慢跟在身后,这种是终极杀手,只能给糖了,还有停在树荫下休息被刹那包围,抑或结群堵路。简而言之,一听到小孩的“扎西德勒”要是手中没糖的话就准备跑吧。

而最可怕的一次要数经过一片晒东西的地方,那里的几个孩子拿着木叉,在翻地上的谷物。我在想,妈的,一说扎西德勒要是不停的话给我来一下子吾命休矣,想我一世英名,被挂在木叉之上不给插死羞也羞死了。也算是人品爆发,他们那声蕴含吉祥如意的扎西德勒没有说出口,而我也真吉祥如意了一下。

越往里走小孩的方式越直接:“扎西德勒,有糖没!有钱没!”中间不带停顿,语速连贯,个个倍儿溜,不知喊了多少遍,个人感觉这个传说已经可以和西方的圣诞老人媲美,当然他是鹿车,我们是单车。圣诞老人没来,西方的孩子会伤心,我们不给糖的话小厮会把怒气转换为动力继而向下一位车友努力,累加结果能传出抢劫的传闻也就不足为怪。

小孩来要糖。

小孩来抢糖。

小孩来抢。

来抢,

抢….

一个美丽的传说就此诞生。

image

北哥那时候多瘦 哈哈

image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