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瓶啤酒YI支烟

image

武侠小说看多了特别是金庸的小说会发现江湖上的人物正义指数是以酒量来衡量的,像鸠摩智那样的鸟人自然滴酒不沾,而乔峰这号把酒当水喝的汉子在剧中地位自然一目了然。

事情还是发生在骑川藏的第一天,那是个阳光明媚,万里无云,天空上飘着朵朵白云的日子。我们一行人从成都进军雅安,刚出城不久就看见两个人在快悠悠地往前晃。之所以悠悠,实在是因为他们踏频太慢,慢到与我们的踏频成分针与秒针的关系,但我们又总也追不上他们…所以也就快悠悠了。而这也只是亮点之一,最令我们惊奇的是发现其中一人驮包上别着一支雪花,除此别无其它液体。此事非同小可,7月的成都太阳与我们亲热的很,它的良好愿景就是让我们成为肉干,其唯一的对抗手段便是多喝水了,而此人竟如此嚣张地与太阳作对,经过本人的认真考虑初步认定此人定是酒水过量,是以外出溜风的,遂不再理会。

可事与愿违,到了中午时分,我们竟又碰上了他们,依旧是快悠悠的晃着…北哥与我似乎是感到了侮辱,因为毕竟我们2-7档快速地踩着,而这两厮拿超高扭矩一步一晃地优哉游哉地超过了我们,于情于理均不可原谅,遂决定爆他们一下,以消心头之恨。

最后心头之恨完全消除,呃….不是因为爆他们成功,而是由滔滔江水连绵不绝的敬佩取代了。期间我们一直在跟那个别着啤酒的人的风。据科学原理解释,跟风是可以省30%的力的,而就算如此也是生生地让我们给跟崩了,无奈地停了下来,继而感叹世上高人永无止境,生出自惭形愧之感。而这,只是故事序幕的开始…

下午从邛崃出发,基本一路缓上坡地走着,又因上午的过度耗力感觉走得很吃力,便在这时,悲剧似乎又降临到了我们身上。那两个厮不知中午去哪里遛了一圈,现在又从我们身后杀出,还友好地跟我们打了一声招呼,但这声招呼在我们看来似乎是夺命催音,因为既然打了招呼就该礼貌地一起同行….与你同行,以前感觉这是个多么浪漫的词汇啊,但此时看来俨然与日光的肉干光波晋升为同一水平的杀手锏。

使着吃奶的劲跟着不说,还要和他们故作轻松地聊天,直引得我六气乱走,任督串烧。而其中有两句更差点搞得我走火入魔。一句是说,你看今天的路多好,你们起得很是轻松吧…还有一句是我自己找上门的,说这个坡真长啊,那汉子却来了一句:“这是坡吗?这就是平路”。刹那间便感觉到六月飞雪了。

通过极耗真气的聊天,得知两人是从内蒙一路骑过来的,期间还翻越了秦岭,出来混了一个多月了。知道了这些我便有种死得其所的感觉了。当然,要去拉萨是要骑2000+KM的,真要死在离成都不过100KM的地方也太憋屈了。遂本着大无畏的精神,我们沉痛地与他们告别,目送着他们两骑绝尘,眼中不免泛着苦涩的泪光,奶奶的,你们跟骑摩托的有什么区别…

以后的几天,我们便活在了这两个蒙古汉子的伟大精神当中,具体表现在一有人超我们的车我们便统一地低下地想,小样别张狂,见了蒙古汉子两个你都照爆不误。

后来爆我们的人越来越多,我们便对蒙古汉子的思念与日俱增。

又是一个晴朗的上午,早早的出发寂寞地骑着,便在此时后面的一声招呼又打开了我们的超体验骑行的序幕…蒙古的汉子又从后面杀出,因为我们是7:30走的,而他们是快9:00才出发,仅一上午便追上了我们。此时脑海中浮现出了一句歌词:“套马的汉子你威武雄壮”…你是真他妈的威武雄壮。不用细言,那天又是提前完成任务,超了N队人马,此时深刻地感受到什么是站在巨人的肩上的感觉。

那晚上住在一家旅店,汉子请我们吃饭,上来便叫了一瓶白的,自己整了两杯,箸子未动,又让我想起了江湖上那则长久的传说。汉子自己说,路上基本不吃,休息时两瓶啤酒抽根烟足矣,顿时让我们产生了高山仰止之情,这是怎样的人物啊.

饭后,我们计划巴塘去芒康,而他们则在中途的温泉山庄小酌怡情,我们便快了一天,但我坚信他们总会莫名奇妙地上我们的…

image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