胶片儿

在地铁上看到对外国父女,孩子很皮,动来动去,父亲几次提醒都不听,最后说了句“I’ll fight you”,老实了,我也释然了,哪哪的都一样。

走在书城那边,穿着个校服的扮成中学生的女子卖唱,脸上褶子就不说了,光那眼神一摆,坑爹呢。

陈丹青辩论的英语四六级依旧在耳,他悲哀地说与制度的对弈倒在其次,意想不到的是与教育结果的相遇。就是考完四六级的那帮兔崽子的观点,很类似于千年的媳妇熬成了婆。

一个拐角,熟悉的一个流动餐车不见了,很久的印象,卖些小吃,经常地路过,被替换成了一个牌子,“文明示范路”。

电话回老家,零下12度了,这里快20度,一个夏天的距离。想到过几天就能飞过一个季节的距离有点兴奋。

很小的时候,自己跟在部队,外面是村庄,基本不相往来的,和随军的一帮玩一起,农村里的孩子是另一帮,当时的感觉是两个团体。但有次不知怎么的就问妈妈,他们是老百姓其实我们也算是老百姓的吧,妈妈说是。看了《看上去很美》,突觉境界比方枪枪还是高一点的。

文革之后老一辈重起,会上站一遛,蒋兆和,李可染,艾中信,罗工柳,戴泽,刘开渠,王合内,许幸之。一排站定有人看了后说气场上有点不一样,怎么不一样了,哦,都民国的。

以前流行拔老根,能捡到的极品不多,竟突发奇想找了两个玻璃罐捡了很多大而饱满的叶根和着土填实了罐子,密封保存,放在桌脚下,暗暗自得自己的未雨绸缪,等待来年的拔老根(因为是每到秋季有落叶的才能玩,春季的叶根太嫩了),一展宏图,但随后搬家,不知所踪。

玩弹子,跳绳,下河抓蟹,晚上烤地瓜,人小受虐,还贱一个劲儿地往上凑,屁颠儿屁颠儿的,大了想做老大的没人玩了,自己也没劲儿了。

部队上学时,一个班两个老师,语文自然音乐算一个,数学体育是一个,有次数学老师请假,校长来当体育老师,带我们去后山,跟放羊似的。

全校可以挤在五年级那个班看场电影,外带老师和放电影的小战士。不知谁在生着的炉子上烤地瓜,现在看铁道游击队都有那个味,算是拌严实了。

小学数学老师看中我数学,去参加竞赛,考了两次,成绩老师都不好意思和我说;语文寒假作文写篇500字的,题目还记得,大公鸡,可恨不知道肯德基,不然啃死这帮狗日的;三年级前勉强会背26个英语字母,跟着我爸那台586学的,单词的话现在想想太佩服那台电脑了,dog的发音是“东阁”。

刚到市内上学,家长吹我学习靠前,其实小学二三年级不搞奥数每年每人都能拿双百的,我头冒虚汗。一次提问说那篇文章的主人公有什么特点,叫我,心中一惊,不知为何就想起来之前存老根的玻璃罐子,上面的标签是“恒牌榨菜”,就答了个恒心,老师大加赞赏,因为那时候大部分人的词汇量还停留在真心,决心的层次之上。

新调的位置,同桌的女生是一直喜欢的,当晚激动地没睡好觉,第二天上学感觉万里无云,十分高兴。结果当天下午同桌所在一列的最前的一个同学走了,老师说依次上移…我操他妈。

老家的老师都揍人的,经常看见学生被揍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的,本人一贯老实,没被揍过。但有次跟一个靓妹妹聊天过猛被发现难免一顿,随从此得知妞也不是好泡的,想来算是醒悟地较早的了。

小学有次教育局调查,老师特意派我去,跟那个鸟人说了会儿老实话,印象中似乎问我有本杂志是不是自愿买的,我说是老师介绍要买的,回来后可想而知,老师的话历历在目,“还以为你挺聪明的”…

开始从山区上小学,后调入市内。山区的时候是一排平房,一个年级一个班一间房,说要是扫地那基本就是整列平房的土操场扫干净,还要浇门前一排的小花坛,淹死之列不在我责。到了市内,是那种楼房了,三年级下过去的,在三楼,整一层楼都是,有那么个十几个班吧,长长的走廊。一天没写作业罚我扫走廊,现在的小孩都知道扫的话就是门前雪,前门到后门,出了就是其它班的事了,与己无关。当时不知行情,走到楼梯口从头扫,扫了N个班后老师觉得时间有点长,伸头往外看见我在外面还没扫到自己班…随后叫回来一顿骂,“傻啊你”。

初一一个班108人,当然,没一个好汉,老师一打就喊爹。前后严重分化,坐前面的成绩相当好,最后一排的就差进班牢。开始坐中间,逐月后退,眼看最后一排了也转学去了另一个城市,从头玩过。

入学考试凭借着我扎实的26个英语字母的功底考了个30多分。记得是跟他们期末一起考的,然后考英语时旁边有个人说要抄我的,说进来后罩我,我说我英语很差,他说我谦虚,又加上他长得很凶悍而我本就不是小气的人,就全给他照抄了,也不知他现今过得怎样。

考完写学校名,问老师写原来的还是现在的,说原来的,写了个“实验中学”,那监考的看我半天,因为这所学校就叫实验中学,而我原来那个也叫实验中学,全国连锁没办法。

本没有希望的,结果数学爆发,学校决定再给个面试的机会,用英语和老师对对话,印象中只说了两句,“nice to meet you,my name is mxc”,老师问了个问题,不知怎么作答就回了句“may I speak Chinese?”,未果,后遂无问津者了。略带遗憾地去了家私立的初中,叫外国语。

按照一般文章的结尾都叫过上了幸福的生活,不带假的,真真儿地过上了幸福的生活,没自习哟,下午4点多就放了,作业少得可怜,看上去真的很美。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