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间

这学期选了门数据库的课程,不用考试,各自搭伙造饭,期末搞个网站做演示,前三还有奖,一听之下很是兴致勃勃。早早地开始规划,各种点子,准备大展身手。有想过做个成人的玩玩但念及最后是公投,这么一搞女生的选票是很危险的便立马放弃了。确定主题后选好语言,数据库,统一编码,迫不及待。最后期末大功告成。

其实之所以有以上叙述乃是伏笔,从小到大老是分析文章,阅读理解,什么为后文做铺垫之类的,自己写作文从来没用过,细细想来相当不划算,故而我也把第一段写成伏笔铺垫,目的在引出下文——自己的作品没进前三,与前面的兴致勃勃做下对比,突出作者的失落之情。恩,分析是比较中肯的,我当时看到选票结果确实相当伤心,开始是因为自己志得意满后的落差,但过会看到第一名被奖励了300元后而自己没有又伤心了起来,到了最后,竟分不清究竟是为了自己的作品没入选而伤心还是因没拿到钱而伤心后就更加地伤心了。

思来想去,前者伤心乃名也,后者伤心乃利也,我一心两伤很是不起,又没有削发脱俗的决心遂决定换个环境溜之大吉。

赏景游玩当以西南为上,说句俗套的便是去到那里感觉自己都是一景,这些地方当把妹为上,三人一行全是男的忒煞风景。

记得高中语文课时,老妖曾说过沿着黄河走上一遭,评品历史,大话古今,实乃人生一大乐趣追求。鄙人生自北方,最有历史气息的泰山也没少爬,但当时在我眼里不过跟梧桐山等价,毫无乐趣。心道估计是没妹子陪才出此下策。黄土漫漫,也就一帮黑山嫡系才能站在沙尖迎着风尘滔滔不绝。

再往后升入大学,慕名的西南之地也跑了跑,当真是很煞风景,穷极思变,没有妹子只能向黄沙靠近,美其名曰历史的情人。

自古以来师出必要有名,管它三七二十一,别人搪不过去后说,自己先要说服自己往北边奔是值得的。化用李清照的诗句来说叫看的就是个物是人非。

就好比有两个人去到河北满城看那个刘胜的墓,一人看那出土的玩意儿啧啧称奇,这厮还真是有钱,另一人嘿嘿直笑,称奇不怪为何嘿嘿怪笑?盖中山靖王爱好广泛,迄今为止,发掘出来最早的铜制阳具便是这哥们墓里的。也许有人觉得这例子太牵强,没办法,鄙人说服自己时蹦出来的第一例子便是这哥们,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那来个恰当一点的吧,有人去看万历的墓,阴阴森森一具干尸,了无生气,但在另一人眼中却早已幻出了当时的万历,想干什么什么不顺丝儿,要讨好一下自家的老婆就被大臣整了几十年,当真如黄仁宇所说,是个活着的祖宗,一个符号存在着,人却如那冰冷的石棺早已封尘。

历史有时候就像元稹的那短短四语,“寥落古行宫,宫花寂寞红。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细细想来也是很美的。

就这样定了吧。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