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太阳大得很

这边太阳大得很,今天骑了一上午脖子通红,菊花另算。

西海镇出来也有六天,从大通城关翻达坂山到菜花茂盛的青石嘴,继而一路缓上爬去俄博,一个一眼望出的城镇,却有五六家川菜馆,着实费解,另一特点便是相当缺水,风尘而来却无水洗澡。只好打了一脸盆,在房间里自慰一下,另一随之而来的问题便是厕所。嗯,怎么说呢,除了入口的“公厕”尚含常理外,顺着那个箭头拐出胡同就会有那么一丝的诧异,公厕呢?然后地上如星罗散布的点点告诉了你答案。我们三个一人爬到一个小山坡上迎风洒泪,我找到一个酷似蹲坑的位置不亦乐乎,另一个则隐在了乱石岗中,云深不知。并相约明早继续,不得侵占对方领土。

从俄博一出来便是个6公里的盘山,鉴于早上吃的羊肉汤相当恶心,这个坡爬得颇不顺畅也在情理之中。垭口之后在峡谷中一路下冲,正值早上,太阳还未爬出,又河流冷气侵骨,生不如死。沿途还可以看见当地人在绿油油的山坡扎的帐篷,也才将将冒烟煮水,向往异常。偶有毛绒绒的土拨鼠交叉而过一阵心惊,这速度碾上它死了不说我也要飞出去。往旁边看去,虽洞口隐然但那些小老鼠个个立在洞旁看日出视我于无物,太瞧人不起。

近35公里的陡坡一蹴而就,但出峡口一望无际的平原冲刺而来,一路高速巡航不到一点便搞定140公里,去到目的地,张掖。

突有兴致染了头红毛,三人一行好不热闹,身边的两个妹子也连说安全安全,盖因颇似阿飞。权且玩下到了乌市再着手解决,反正本来短发剃光也不在话下。

晚上在一条街上吃烧烤,话说这厢八点半才日落,九点天黑,鉴于12点前睡觉也算是春宵苦短,切要抓紧时间行乐。

image

西凉啤酒跟果啤差不错 蛮不错

因为有女生就叫了扎啤玩玩。这里的扎啤也有意思,或是5元一杯,或是68上个中间圆两头尖的玻璃樽,有接水出入口,说是5L,看那中间的一大冰块不觉肉疼。名字也是相当个性,曰“来一炮”,霸气异常,试想喝完一桶当街大喊,“老板!来一炮!”不禁心痒难耐。可惜战斗力不足一桶将尽便都要打道回府,体会不到这略带古香的特色,悲从中来,不可断绝。

玩得爽了骑车这种事就懒得干,遂第二天一觉至近午时,商量一下均觉搭车一计妙甚,200+km夕至嘉峪关,大呼惭愧惭愧。

休整一晚吃了个近似午饭的早饭一行人便搭一元公交跑到嘉峪关古迹。学生票也要60,且分三个景区,买票的地方不算另有两处相隔十多公里,非搭车不能往也。有兴趣的过两天发图出来再述景观吧。

想来这种古迹景点的管理颇需一些功夫。因为看这种景色不比自然之景。需要动一番脑筋,配之想像力,而这种想像力又寄托于游者的历史素养,素养人人不同。如此算来真要搞好这种景点颇要下凡功夫。

就比如原来一处遗址只剩两块土墩子,然后研究表明是古时天下最大的都市,估计这种东西连专业人士都提不起兴趣。抑或原地重修起来遗址,连街道上都摆满木头做的假人以示当时的热闹,也是相当的恶心。前者如易经,一句话通天地常人解不了,后者如说明书,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嘉峪关这边倒也不错,就是城中的蒙古包和城墙上的旗子破坏了些许美感。走在城墙上,从垛口望出也不禁想到了一幕分享一下。

image

嘉峪关长城

话说正在战时,攻城一方派来一人劝降,飞奔而来,城上将士挽弓喝到“再不停下就放箭了!”,来者应声勒马却发现长箭贯胸,不禁怒道,“停了还射!”,城上曰“兵不厌诈!”。且当笑料吧。

因为这边太阳大,所以计划早起赶路,争取中午到玉门。4点便起身去永和大王喝豆浆,一路路况不好且风尘滚滚,春风没有全是罡风,少说吃下半斤灰。前天认识个哥们,很有喜感,更兼志同道合,相约一起,欢乐不已。奈何这哥们出门时不知受谁欺骗前轮搞了个1.5的细胎碰上今天这种我都爆了次胎的沙子路他也就更不在话下,爆到最后仰天长叹,天不佑我,打道回府。幸好家住兰州来一次也近,权当安慰吧。

虽认识短短两天,但我已给定外号,二子也,嗯…怎么说呢,他也是这样叫我的,同名上路还真是缘分。刚收到短信说下次还能见到的话喝喝小酒,一定的,这点猿粪还是可以有的。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