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在这里

image

到玉门的晚上去唱k,直接导致众人惰性大涨,纷纷拿出玉门至瓜洲段路不好走天气炎热心情不好适逢大姨妈之类的借口搪塞不骑,鄙人也一度动摇搭车算完。但床上辗转想到搭车过去要40多元,我且骑它一天省下路费去到饱餐一顿也相当划算,狠狠心第二天也就爬起来了。

一出门果然风就不小,先犒劳了自己四个韭菜包子,盖据说男生吃这个很有用处,女生还是少是食小心长胡子。走出玉门不到20km看见旁边的高速车辆飞驰,再看看自己这边残念的国道,大货车跟驴一样的前行,还卷起漫天黄沙气就不打一处来。毫不犹豫地找了处断开的铁丝网爬了进去,一上高速感觉果然不一样,看着下面沙石覆盖的国道整个人都觉得倍儿有面子。

一路飞驰,下午两三点便至瓜州,本以为这种小地方消费低廉,随便找了家旅馆却被人鄙视,问其房间打量了我一眼说先看看房间价格能接受不。我听了自然一肚子火气,怒向价格牌,看完之后喝水进肚把火给浇了走出店门。后来才知道这边一到这个季节各地的瓜老板来这里收瓜,瓜老板他喵的也是老板,这边的价格也自然是水涨船高了。

好不容易找到个30一个床位的招待所,入住洗漱自不待言。出来找东西吃竟然发现一家名为派乐的汉堡店,大体风格还是KFC的沿袭,相当便宜,一份套餐13而已,不知各位吃过国有品牌德克士没有,相比之下,这个大大的有前途,不知为何偏安一隅。

从兰州出发一路向西,天气渐热,到了瓜州已经是太阳一出秒杀万物。一天都是早早出门带上六七瓶水,中午刚过便告罄缺水。所幸沿途一路补给不少,偶有小镇休息补水也不算辛苦。听闻瓜州至敦煌一段皆为戈壁,一路130km荒无人烟不禁心头发痒,早就想来这么一下看是死是活,当然,列位看到这里说明鄙人已经活下来了。

其实从瓜州出发至敦煌还是有很多期待的。

汉武帝建此郡至今已有两千多年,从开始的军事要塞经过张骞的凿空逐步发展为集经济,交通,文化于一身的西北重镇可以说是一种机缘也可以说为一种必然。

单车上路,放眼望去,道路在戈壁滩上延伸开来。出门不晚,太阳还没有完全爬出来,偶有微风天气也还刚刚好,可以说在西北骑车这时候是最合适的了。环境好了心晴自然也随之舒畅,遐想着到了敦煌后的各种活动,爬爬鸣沙山,转转莫高窟,骂骂王圆箓,休闲娱乐好去处。

好时候总是过得很快,差不多11点一过,温度就直线攀升。一望无际的戈壁没有一丝阴凉,骄阳烤得人心似火,嘴唇干裂,皮肤刺痛,丁点的风也没有,宛如一个大蒸笼,我便是其中的一个大号肉馒头。

也就这个时间段以后,敦煌在我的心中变得单纯了,不再是什么他喵的佛教圣地,什么旅游名胜,而是一种赤裸裸的诱惑,阴凉的诱惑,冰镇可乐的诱惑。凉爽可口的西瓜大大的,遍体通泰的淋浴大大的,执此一念万籁不恋。

想来古时丝路上行走的各地商人大约也是相同的感受,一路上风餐露宿,猛兽侵袭间或匪盗突出,自然担惊受怕,也就是用敦煌这个目标在苦苦支撑。到了此间便意味着进入中国可以受到当地士兵的保护,大肆采购补给,好整以暇,安心地往长安迈进。

李白诗云,胡姬貌如花,当垆笑春风。笑春风,舞罗衣,君进不醉将安归。来到这里的人莫不是将生命在股掌上玩弄一回,如此一来谁不想在此放纵一回今朝有酒醉今朝?想来这里的感情都是浓妆艳抹歌舞达旦的,而城东的千佛洞相比之下还真是有点残羹冷炙的味道。那是历经劫难来到此间放纵后的平静,用来纪念自己的重生。

现在游玩敦煌,搭车寸光便至,即便如我们骑车前往也不过万分之一,谁又能真正体及徒步至此的色目商人对敦煌的那种迫切渴望的焦虑。没有这层体会当站立在千佛洞中面对着伫立了千年的佛像心中也是起不了半点涟漪。

敦煌在这里,每个人都可以一步步地走来,走出自己的敦煌,走来自己的佛,走向自己的路。没有这层体会,敦煌何意,佛经佛像空壳罢了,那是千年前人们的欢乐,我们何苦去贴这个冷屁股。佛经随他拿去,敦煌在这里。

image

鸣沙山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