扯乎

送走一帮回广州的同伴,自己的火车却6个小时后再开,等在这里心中略觉忧伤,想来这股子弥漫着馕味的忧伤是从喀纳斯一路飘来的。

本打算去湖边看湖怪,不想竟遇到一帮变异的陆地生物,他们在那里建了个大门说想进去先交150,迈过了这道坎又听说这个鸟JB大门距湖边还有30+km,90元的区间车被宰地无话可说。在心灵上饱受摧残时,肚皮也不失时机的闹起革命,看着笑眯眯的维族同胞和他旁边锅里金灿灿的手抓饭不禁一阵腹绞,上前询问40一份,我日你妈,你这样我很忧伤。

买了张10块钱的馕和蔡力坐在湖边森林的长凳上对着天蓝色的湖水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人落魄。如此一个下午,风景倒也不错,奈何身边坐的却是一男子,实有点大煞风景。忧从中来,不可断绝。

image

终从喀纳斯活着出来,半夜两点大巴车开至克拉玛依附近将我们放下而去,拦了辆出租车直奔克拉玛依。一个维族的司机,副驾上坐着他的同伴。放着他们语言的歌曲,车上的装饰也是少数民族的特色,一路两人用着听不懂的话聊得不亦乐乎,望向窗外远处的克拉玛依灯火通明,一刹那见竟有身在异国他乡之感,妙不可言,算是一路下来的意外收获。

在一个民居改的旅馆入住,旁边的房间里住的都是不知回维的人。本身体疲惫灰头土脸,突然闯入一人用着夹生的普通话问我们有刀没,一路下来暴乱虽没见但故事倒没少听,闻此人这么一问真是吓得七窍生烟。后来看他拿着矿泉水瓶比划着才知他要切开来当酒杯,才稍稍放心取刀给他。事后问我们是不是来打工的,互相看看对方的精神面貌不禁无奈地点头应是。于是乎出来一个月中最动人的一句话诞生了,“好好挣钱,好好活着”,差点搞得哥涕泗横流。

稍稍安顿下来就去洗澡,半途还被一尿急的女子赶出来一次,他喵的晦气晦气。

早上起来搭车至奎屯,本想去南疆逛逛,却没有直达的汽车,还要绕回乌市才可以,无奈买了伊宁的火车票索性去伊犁大草原转转。

image

在伊犁师范旁边找到家旅社,里面有个小四合院,女主人也热情地很,这里打熬四天很是不错了。去旁边的师范逛了逛,一圈转下来也不过十多分钟,应该是放假的缘故,留校的妹子很是一般,没什么可观性。

第二天早上看到喀什砍人的事,一阵心惊,在乌市本就打算经阿克苏看下同学往喀什走,谁知我那同学却跑到乌市,便取消了这个安排,现在想来四天的时间刚好到喀什,而且这边太阳快十点才落上,夜生活长得很,我们的寂寞晚上是肯定要往那个夜市逛逛的,真碰上了来个享年21岁那真就不亦乐乎了。

旁边小吃不少,最喜欢早上的饼子,金黄油亮看着就食欲大涨,烙饼的大叔有个儿子很是有趣,连去四天也混得颇熟,互相吹吹水,健康好心情。

image

image

现在看来如此一顿早餐有点过于丰富

解放路上有个汉人街,去到那边全是少数民族,维族大多半吧,问为什么叫汉人街,答曰以前好多汉人在此,后来被维族杀光。走在街上真是如芒在背,时刻担心着自己在背后被来一刀,想着前几天还喝着来一炮很是欢乐现在却来一刀真成了现世报。此时看到一队穿防爆服手持单喷的武警心中一阵舒畅,走路都轻快不少。

同行的这边有个同学,名字相当霸气叫费翔,人如其名也很是好爽。锡伯族人,带我们7个人去天山转了圈,还陪着一起爬了下白石峰,真是不容易。按我来说带这么一队2b出来玩那是万万不可的。

image

马奶酒 比葡萄酒酸 但度数感觉差不多

作为西行的最后一站,游兴也淡了好多,这边呆了四天,除费翔领我们出去那天外,其它三天都差不多窝在旅馆里,饭时到了就出去找点东西吃,提心吊胆地逛下这里的街,也别有风味。晚上经常一行五人在旅社的四合院里喝喝小酒打发时间。中间因为有个同伴大寿还混了个蛋糕,这边的奶油蛋糕倒是相当纯正,不含三聚氰胺。最后搞得临别伊宁回乌市时竟也有点不舍,本感觉正妙却又被当地出租车司机宰,诗情烟消云散,他奶奶个腿的。

回乌市住白桦林青旅,去的晚了剩个地下室住,倒也不错。又去逛大巴扎,有些卖东西的维族妹子很是正点,很多时候单是为了看样子才走上前。逛至半途,发现枚镜子不错,收下回去送妹子正好。这边也是防守森严,路边持枪武警随处可见。

临走中午去吃新疆第一盘,光是那盘子就比较霸气,味道也很正,以后回去也可以对各种大盘鸡指手画脚一番了,不错不错。

image

据说当年穆罕默德打天下行军就吃这个 一切尽在不言中了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