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言

image

拱门里还是一样的景色,马扎蒲扇三五成群,树荫石桌四人一组,走时是这个样子,每次回来仿若只是离开了一小会儿。

跟姥爷一起坐在门口乘凉,身旁放着几盆蚊怕草,类似于薄荷的气味若有若无。姥爷说这是今年刚栽上的,驱蚊。姥姥在院子里洗衣服蚊子也少咬了,面有得色。

门口右侧一圈小小的花圃,被姥爷精心收拾着,记得很小的时候给姥爷带来了很多地雷花的种子,因为那一颗颗小小的黑色种子纹路像极了地雷,开了后就有点像喇叭花,现在也少见踪影,屋里姥姥忙碌的声音却依旧清晰熟稔,屋里屋外。

盘腿坐在石凳上,另一幅画面慢慢印开,路向天地相交处,日落两山并联间,牧子驱犊遥遥望,脚下的轮子嗡嗡作响。好大个暑假,且留个念想。

考试结束就开始实习,历年都是假期一到便往外跑,这个夏天却是看着朋友一个个散场撤席,独自一人的宿舍说很开心那是鬼信。还好尚有两三个酒肉哥儿们,无聊散散心游个泳也算得过且过。

有个舍友临走扔了盒小蛋糕尚且不错,好大一盒引人注意第二天就吃完了。蔡力7月初走时也在桌上放了一包糖,昨天惊觉宿舍蚂蚁成群溯本逐源才发现了那包被他开口快两个月的糖,蔡力是个讲究的人,他用这种内涵缓慢的方式不经意间提醒着他的存在。开玩笑的,操,回来洒家找你算总账。

一大早起来跑去楼下看厚厚一叠的明信片,天南海北发现了几个骑长途的哥儿们,看样子也是到了该到的地儿,不免一阵发愣。知道没有一张是自己的,但还是看得欢畅。

深山花开 龙竹笋剥 拉着风的手 在黑夜里一起跳舞

人拥有此生此世是不够的,他还需要一个诗意的世界。

爱荒凉的美,不在乎壮观与秀丽,你给我个突兀,给我个渺小,给我个存在便足以了。

一种精神上的毒药的感觉,心里的某个部分似乎被深深地勾住了,离开不能。

一想到那些残破的路,千年不变的山,独自的存在便又是一阵无法割舍的痛。

只是一把钥匙,通往的何方并不明了,但总知道前面的路已在脚下。

每每想来都是心悸,对我来说便是一个圣地。见多了世态更向往那单调的村庄,给我一份宁静,拥有自己的灵魂,洗干净了所有的一切,只剩下蓝蓝的天,白白的云,一种美好便在于此,谁又能一起体会呢?

草木青青,远来友人,山花绽笑,明月开怀。

但求一种简单干净的生活,便是此才是最贵重物品。

心中无所思,古老而又羞涩的梦,千年来的进化失去了这种无法用价值尺度衡量的东西。现在想要寻找却要退回人类一直努力终结的东西,笑话吗?总会有自省的人,便够了,各有分工,千千世界。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

你着迷的东西是那些能让你苦逼良久在即将放弃的时候突然一泻千里从而带来那么一瞬间快感的东西。

扯了这么多,点题一句:洒家23,来点福利吧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