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生不期遇

image

ABC徒步的最后一天,中午两点多吃过饭,东边的山头已经乌云笼罩,看那风向估计要不了多久便会追上我们的脚步。

跟Kim在Tadapani分手后,Jun和我加速下撤,想在雨前赶到下一个落脚的地方,Ghandruk。海拔已经下至2000多米,早上见到的雪山已经隐在了重重的密林之后,脚下乱石丛生,偶有小溪截路直下,虽稍有湿滑,但比之上午的结冰雪路已经幸福很多,也算可以迈步前行了。

image 包车去樟木 大雪封路

天色本就昏暗,加之树影婆娑,偌大的树林只有我们两个匆匆的身影,前几天刚看完霍比特人,感觉竟也有些相似于穿越那片妖精的森林,耳边只有衣服摩擦的声音沙沙作响。

正沉浸其中时,天公大概尚嫌不美竟送来了大礼。啪嗒啪嗒的声音出现在了冲锋衣上。午饭过后因为看天色不妙便早将一切事物塞入包中,罩上了防雨罩,身上披了稍微防些水的冲锋衣便直奔而下。所以说突然出现这些声音并没有多大的惊慌,也有些许的期待,看了半个多月的白雪皑皑,给洒家来场酣畅的大雨也不失乐趣。

蓦地,感觉头顶一阵生疼,定了下神发下原来下的并不是雨,而是颗颗饱满的冰爆栗子,哈哈。如此更妙,本来还有点担心被淋成落汤鸡或者原就泥泞的道路不堪下脚,如此一来更是不必担心。

听着耳边噼噼啪啪的声音,十分感叹天公真是待洒家不薄,份份奇景都生怕落下,毫不羞涩地一丝不挂着给洒家看个够。

跟北哥他们在加德满都分道扬镳洒家独自上路。他们走15的珠峰徒步线路,起点的卢卡拉还要坐小飞机才能抵达,陆路并不抵达,而我既没有这些时间也无力支付昂贵的机票便选择了7天abc徒步线路,去看尼泊尔有名Annapurna雪山,还有传说已久的鱼尾峰,之所以说尼泊尔有名是因为刚刚和北哥交流了下心得,我们纷纷表示尼泊尔的雪山跟西藏的上比起来算个屁啊。估计一是鬼佬进不了西藏,二是来到尼泊尔可以切切实实感受一番当土豪的感觉。

image 尼币 这辈子还木有拿过这么多钱呢

一份不错的牛排只要RMB 35元而已,那份感觉无与伦比,想来如果是欧洲人过来,用简单的汇率换算的话那将是10倍的无与伦比。徒步过程中,那种半山的小别墅,出门阳台便可以享受雪山美景,只需7元便安心入住。

尼泊尔的公路十分的操蛋,从加德满都到abc徒步线路的起点博卡拉不过200公里,愣是开了7,8个小时才将将到达,不过中间停车两次已算仁义。想我们刚从樟木过关,乘大巴去只有100公里之隔的加德满都,他妈的也是开了5个多小时才到,中间还不停车,让第一次坐这鸟车的我们深受憋尿之苦,加之车厢拥挤气味芳香可口,同行中有个妹子吐了两次,而坐我后面上车结识的两个成都的妹子更是开车3个小时后便表示想要去厕所…..其中痛苦不想知道,好彩我手中有个大号水壶,想着洒家要实在不行,拼着脸面不要也要尿上一尿,大不了喊一句” I’m Japanese” 嘛。

早上7点出发,大约下午2点多来到博卡拉,跟两个四川的哥儿们合伙住进了家叫四川峨眉山饭店的中国旅馆。老板原来是在山东一家工厂当尼泊尔翻译的,后来便留在了这里娶妻生子。听着他指着脚下的地说,尼泊尔土地都是私人无限期,门前这半边的路和这两栋房子的地皮都是自己买下了的,竟也有些许的嫉妒在里面。

三人洗了个热水澡便在博卡拉逛了开来。加德满都因为地处谷地,人口聚集的缘故,大概是全国污染最严重的地方,整天乌烟瘴气,而博卡拉则好了很多。出门便是一片清澈的湖水,雅兴所致泛舟其上,自得其乐。

这里还有很棒的摩托车可以出租,大概50元一天。看到很多鬼佬带个头盔成双入对地骑着摩托,像模像样,也很想尝试一番。

划了下小船便到了饭点,其中一人说要去吃西餐,无奈本屌实在烂泥扶不上墙,路过家中国餐馆时死活迈不开腿,吾大中华食物何其美好,咖喱饭尽皆可去死也。

晚上吃饭又过来了两个妹子,一个上海,一个深圳,还真是凑巧。五人一桌点了几个菜一起吃也算不上很贵,每人平均下来也就30左右。但本人已经相当心满意足,几天的空腹感终于一扫而光。

我因为急着赶路,想在第二天一早办好登山证环保证什么的便直奔徒步地点,而四川来的两个哥儿们还在心悸于刚刚的大巴汽车,想着休息多一天再进山。那两个结伴的妹子则已经在这里修整了一天,也是准备着明天出发。但相关证件她们一早办好,第二天八点便可以直接开拔,我则要多耽搁两个小时,那天差不多12点才到达Nayapul开始正式徒步。

晚上睡觉时已经十分庆幸没有和那两个哥儿们同行,因为这两人的鼾声实在沁人心脾,睡至半夜竟也给活活震醒。偷偷起来拿出酒店的浴巾盖在两人头上竟有莫大的效果,哈哈,于此说知诸君共勉。

从Nayapul开始正式徒步已过正午,比正常的徒步规划晚了两个多小时,所以自己有点着急赶路,在第一个路口便拐错了方向,喵的还特地问了下坐在半坡上的当地人,日他一个劲的说yes,yes。爬至半腰又过来位妇女,不放心又问了一遍才指明正路,越过溪水踏入正途。

前行几步便遇着了刚刚在下车地碰见的两名韩国好同志,他们便是可爱的Kim与Jun了。因为生怕再次迷路,便迫不及待得与他们沟通起来,想着熟悉一下还能有个照应,待知道他们前面还有三个同行的韩国妹子后更是打定主意他们是可靠的伴侣。

第一天的景物无甚可言,因为海拔较低,所以一路爬坡往上,累个半死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好的兴致去欣赏美景。尤其那两个韩国同胞爬得很快,各种赶超鬼佬,想着不能太给国人丢脸什么也只能咬牙跟住。倒也真是神速,将将三个小时便到了第一天的休息点,但他们还不知足,想要再往上一点,去Ullie住宿,那又是两个小时的爬坡台阶。问我要不要跟来,那个诱惑的摇头终没能跨过自尊的门槛给摇出来。顺带一提,这里的摇头表示yes,他们习俗而已,我没有学习的兴趣。

如此往上不到一个小时便见到了之前一起吃中餐的妹子,她们也打算加把劲去到Ullie住宿,勇气着实可嘉。其实主要是那个自称去过很多地方的上海妹子,很喜欢自吹自己是老驴之类什么的,相当死要面子,那天吃饭便听着头大。妈的,你妹的老驴买4张地图花了2800卢比,洒家这厢200一张还嫌贵讲到150才买进。怪不得现在中国好多地方旅游越来越贵,想起上次洒家在喀纳斯和蔡力吃的大亏气就不打一处来,一张馕都要10块,害我们从乌鲁木齐做了一宿的车去到那里对着湖水啃了两天的馕,啥都不敢买,操。我问司机说为毛物价局的没人管,他说管是有管,就是有些内地的过来声称是来消费的,单找贵的吃,让那些开店的宰着宰着就上了瘾。

晚上住店时那家的小妹妹相当可爱,5,6岁的样子,已经带上了小耳环,眼睛大大黑黑的,坐在厨房的门边拿着水彩笔图来图去。晚上吃饭试了下韩国哥儿们带来的泡菜罐头,还不错的味道。睡觉不提,无人打鼾真舒服。

image 是不是

就这样一路行来,渐渐感觉跟之前的骑车有异曲同工之妙。其实前面也说过,俺们是从大我西藏哉过来的,这边的名山大川什么的其实也就了了,更何况徒步爬山累得半死不活也没啥心情去欣赏美景。所以一天最快乐的时间反倒是抵达住宿点,洗个热水澡,或是躺在床上看看小说睡个慵懒的下午觉,或是蹲在旅社门口抱杯奶茶调戏下过往的徒步者说句“那木四代”之类的话,大概类似于藏语那边的“扎西德勒”。至于雪景什么的也就了了,更喜欢晚上天黑后一群人围坐炉边听背夫向导讲来来往往有趣的故事,增长见识还能练习听力一举两得。听多了之后也能鼓起勇气跟身边的外国妹子搭讪一下,纵有时候词不达意,连比带猜倒也不失洒家英语四级的风范。等关起门来,跟两个韩国同志用英语沟通还更加自得其乐,都是半斤八两,谁也不嫌谁,听懂算完。

image 与国际友人小酌 哈哈

让我想起之前的骑车岁月。跟北哥在川藏线的时候,也是赏景到吐,最快乐的莫过于洗个热水澡便去网吧泡着,伸展着酸软的双腿,偶尔看些不健康的网页,此乐何极。当然,鉴于西藏的网吧水平,难免有时候会出现一人上网十人围观的场景,虽蔚然成景,但倘若自己便是那万花丛中一点绿个中滋味便难以启齿了。这时候我们便会手捧瓜子蹲坐路边牙子上,咳咳呸呸一下午,美其名曰闲看庭前花开花落,漫随天外云卷云舒。

很多人向往骑车徒步悠然行之,听听歌看看景什么的。其实不然,但凡这种人力行走的路线,如果不是真的狠下心来啥都带齐吃穿住自理的话大体上都会找本前人写的攻略按着上面的路线行走。他们一般都会规划好一天的行程,一般在哪里住宿都是有定论的。这天一旦上路,一般脑海中便会存留着目的地的印象,不知不觉中总会想着去到达那个地方。纵使刚开始可能天气凉爽,身体轻松,听听小歌看看靓景。大体到了中午日悬高头,饥肠辘辘,偶尔路过家饭店,满身臭汗地填饱肚皮后匆匆上路,那才是真正的骑行徒步。此时mp3中的歌曲已经幻化成单调的曲线,身边的景色也成了一幅幅可以随手扯烂的纸张,可以说逐渐进入了一种麻木的中心,心中无所思。但也正是这种放空的感觉可以帮助自己忘记疲惫,以一种更持久的耐力抵达终点。而终当自己抵达当天的目的地,热水浇头,酒足饭饱后便如电脑重启,对刚刚的麻木恍若隔世,伸个懒腰才发现又重新做回了文艺青年的自己,又开始着手酝酿下小清新的情感,或者如北哥与我去网吧放松一番。其实大致感觉是一样的,这时候的享受想来不是什么思想境界审美品位决定的,而只是种单纯的身体极度疲惫后得到放松舒张带来的极致的满足感,这时候也许你做任何事情都是美的,都是好的,你眼中的世界似乎是用雨刷重新梳理过一样灿烂夺目,爱上每一寸土地。我不知道别人如何,总归洒家大体上的享受便来源于此,述说于此,权当交流。

说回徒步的最后一天,因为冰雹的缘故,下午4点的样子Jun和我没能赶到Ghandruk,而是在据此半小时路程的小镇喝茶暖身。不多久,那几个韩国妹子也赶至于此。五人围坐炉边烤鞋烤袜子很是有趣。之前初中的时候也有几个韩国的女同学,其实细细听来她们用韩语对话,特别是有些结尾的时候声音特别拉长的颤音很是可爱。Jun建议我们今晚就住在这里,明早我可以早点下山,而他想晚点出发并不着急。因为我预定了第二天下午博卡拉的滑翔伞,要中午前回到博卡拉。据说从Ghandruk下撤至Nayapul需要3个小时,坐车回去博卡拉又是两个小时。而Jun则打算走另外一条路线下撤,因为时间上他比较充裕。而且看他跟妹子热火朝天的样子,妥妥今晚留宿于此无疑。

待雨势减小至最后打住,已经快六点,天暗淡了下来。我还是鼓起了勇气跟Jun说了再见。相处了几天,突然地告别真当有些不舍,而且又不在同一个国家,恐怕此地一别真当后会遥遥无期。相拥而别,回头的不是好汉,哈哈。

独自下山时太阳已将近落山,因为大雨的缘故一片泥泞,而且漫山之上只有我一个人的影子,其他人大体都留在了之前的小镇。路上竟还出现过两次岔路,好彩在一片泥土中将指示牌翻出可以依稀认得路径继续往前。其实山腰俯瞰,遥远处各个方向都有村庄,唯不知何处才是正确的落脚点,走错村落的话还不如第二天从刚刚那里出发来的保险。走在路上也一直动摇惊心,但想着既然已经出来了,再走回头路实在说不上体面。就这样硬着头皮勉强在天色完全暗淡前安然抵达了Ghandruk,住进店的那一刻又是一种新的体验。那天旅社里只有我一人入住。

早上7点多爬起来,吃过旅店的春卷便赶路下山。天气正凉爽,日头还被掩在山的另一面没有漏出来。耳里听着狮子王的主题曲,很精致的感情从心中浮现。毫无理由的快乐充满心间,没有丝毫的动机。我想当深爱一个人的时候大体也是这种感觉吧,但那时的我心中并没有具体的对象,只是这种单纯的感情溢出心间,快要跳出嗓子,整个人都充满着活力,恨不得对见到的每一个人都大声说一句“那木四代”,我想在那一天我体验了真正的快乐,不单单是那一天给我的,而是那些天的经历,遇到的每一个人,交流过的每一件事情,享受过的每一丝慵懒。快乐的事物慢慢积累,最终碰到了引子在心中迸发,我几乎是连蹦带跳着下到了山底结束了在尼泊尔的徒步之行。

image 拉萨茶馆的厨房

image 尼泊尔小旅馆的厨房 两边的大娘长得很像啊

image 两毛一杯 钱放桌子上倒茶的大娘自己找

image 拉萨本土斗地主,炸金花技术非同小可,此种茶馆功不可没

image 据说是世界上最便宜的跳伞 500一次 预购从速 真的很爽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