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过年记

车上

今年的公历与旧历相差不小,深圳天热,裤子都快脱了才将将过年。吃了一年多米饭,很是想念馒头的手感,捏起来必定充盈丰富细泽光滑。

有了工作收入大不比从前,也可以土豪一把舒服的回趟老家。420一位的硬卧可以不是随便就能享受的了的。想着之前偶尔买不到票还要站回去,心下惴惴,特意找了位黄牛代办一切,朝中有人就是不一样。

小小方圆大千世界,套在一节火车皮上再适用不过,硬座尤然。或坐或站挤作一坨,互相客气着,眼神却不离座位。无关礼数教养,干站三个小时任谁都被打回原形。偶尔趁着正主离去,礼貌问下提臀便坐,受力的一刹那从尾椎爆发出来的快感一路烧到喉咙,大概跟喝小烧的顺序相反,如久违的情人相厮相守。

随着飞机的普及平民化,火车上也渐渐寻不到靓妹的踪影,间或在卧铺车厢觅得一二已属万幸,至于长途的硬座却完全是老爷们儿的领地。利益自然要最大化,说不上什么尊老扶幼,竞争从上车前便开始。首先要考虑的是大件的行李,硬座车厢人多座儿少,行李架也尤其珍贵。上车稍晚头顶的天空全被占领,座位下也是密密麻麻,若还是个站票,抱着行李一路的辛苦double不在话下。若干挤惯长途的老油条还会先买通车站人员提前进站,比大部队早上车5,6分钟。这时候便可以好整以暇,将行李规整齐全,甚至占住列车接驳处的空间自造个铺位也是个常有的事情。

第一次见这种情况可能会嗤之以鼻,到了半夜,你看那桌子座位底下漏出来的人头,洗手间塞满的人群,不禁会向往那接驳处的一角,宁静祥和,宽敞明亮。回家的记忆起于想念,于此酿至最浓烈。

折腾一宿黎明下车,久违的北风沁心凌冽。亚热带的气候温热少嶙角,北去则多了些剽悍之气,如古语“燕赵多有慷慨悲歌之士”,一言以蔽之。

家中

出了车站大舅驱车而至,赶着早晨的饭点回到了家中,必然是一顿饺子以飨空腹。姥姥身体一年不如一年,今年回来看走路已很不方便。回想初离家时的健朗,未觉时光在自己身上走过,到底在老人身上看到了影子。

年夜饭菜样式无多花样,满桌的肉类,传闻中的青菜因为气不够了也没炒,星星绿色仅在拌猪耳的凉菜中找见。也亏如此,盘盘硬菜吃起来才够爽快。杯杯见底中扫去风尘,放开来把酒言欢。

今年春晚退居二线,微信红包抢占头条。公司群里搞起红包接龙大战,足球队群也抢个不亦乐乎,捧个手机离不开屏幕。偶然抬头看家里老人还是坐那看着电视,竟有些愧疚,迢迢千里赶回团聚,为了手头几十块的零零碎碎算是知道舍本逐末怎么写的。放下手机陪老人聊聊天过不了多大一会儿却又开始挂念群里发了多少红包,少抢了几份,又切身体验了一把鼠目寸光,就这素质了,着实难改。

年初一照常串门拜年,今年较往年少了很多,约莫此风气这几年中也会渐渐消失,自己尚觉有些遗憾,家中老人却不以为意,说自己在家看看电视就挺好,折腾来回太麻烦。

酒席

初一晚上大院里的以前的玩伴聚餐,有两位还领来了家属,传闻年终便要结婚。自己尚是幸福,却苦煞若干待字闺中的女同志。席中敬酒频频大约也都是朝着未来的新郎官,众人也乐得拾柴火焰高,赶着凑热闹。不多会便喝高一位,也算稍解恨意。

约莫到晚上十点才散席,仅有新郎官的娘子没喝酒开了辆车来,拉了几位女同志走,余下我等几位没人管顾。穷乡僻壤大年夜车是不指望打到,慢慢走回去呗。寒风瑟瑟阴雨丝丝,乘着酒意晃晃悠悠的倒也别有一番风味。不料走到一半同行的几位同志还觉腹中空,竟也找到一家小店,仅店主店娘两位,看着电视,快晚上12点的样子,守着个炉子。来盘饺子炒了个茄子也算麻利,便又坐回去看电视了。慢慢吃着解着酒气,想想今晚的行程荒唐却也有趣。临走时又来了一队人马,大概也是散了酒场打不到车。风雨中幸遇如此一酒家真真值得一书。

送家堂

这边有请送家堂的习俗。是把家里过世的长辈灵位在过年这几天供出来。年前请来,大年初二送走。送的时候磕头烧纸放鞭炮,供养用的食物晚上家里人吃掉,据说还有福气。

家堂之事由叔叔负责,去到家中最引人注意的便是堂兄养的萨摩,雪白蓬松,虽年年仅春节见一次,倒也熟悉我的气味,每次相别都抱住不放,呼吸相闻,一嘴膻味。

尾声

有聚有散,喝了几顿酒后便又到了打包滚蛋的时节。老家的节奏还是一样,表弟领来了女友,要不是属性相克今年便结起婚来,堂兄也各种制备齐全独缺新娘驾到。家里长辈也觉搞定下一辈的婚姻大事算是完成了自己的一桩任务,接下来关起门来过日子便是。

各自有福,不求甚多。来年再喝起来吧。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