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城的歌

Z

北哥是个音域很广的汉子。

我听过他唱青藏高原,雄厚嘹亮,转头扯起冷血动物也有模有样,灌下一斤牛栏山和小妹妹对飚月亮弯弯,从心所欲。

那时我觉得我已经很了解他了,毕竟我知道他能唱什么样的歌。

但那天,当有个妹子点起了不知什么犄角旮旯的棒子舞曲的时候,一瞥间,北哥拿起了另一只话筒,我差点泪眼朦胧,这特么也可以啊,卧槽。北哥,你究竟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故事。

北哥188,100KG,手指灵活可奏宫崎骏,临行前,他给我推荐了这首歌曲,没有听懂,大家可以试试。

A

国庆长假最后一晚跟一路同行的伙伴把酒言欢,有叔,烤羊,宝贝儿和藏香鸡,不亦乐乎。

叔是山东老乡,年龄不方便透露,当时猜他生于民国年间,后自罚一杯,权作参考。

叔心态甚好,下午去纳木错看日落将将错过十几分钟,发誓早起看日出。大早上顶着4000m高原的寒风,披星戴月却爬错了山头,他的山头与湖水日光间还隔了座山,抱憾而归。不,准确的说是回程捡了很多石头抱石而归。

烤羊,好吃。

宝贝儿,生于中原,少时入蜀,流连于靡靡声色,大半夜同屋时与临床小女友不停的在说宝贝儿,一起睡吧,众人皆醒,由此得名。我辈尚好,叔尤其尴尬,戎马半生,落得如此下场,只得假寐。

藏香鸡,好吃。

B

上次火车入藏还要追溯到大三寒假。那时候便惊叹我党的力量。

世界屋脊上,逢山开洞,遇谷架桥,任凭地表起伏,我自岿然不动。算是很美的观光铁路。啤酒也是一路喝来,珠江,青岛,黄河到拉萨,快哉。

车上认识了一对深圳出发的朋友,两天半的旅途又增许多欢乐。到拉萨整顿一新后便相约去吃藏餐。大昭寺旁边,一栋小楼的天台上,远处的夕阳映着大昭寺金灿灿的屋顶更加庄严。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点了三盘糌粑,一壶酥油茶。

青稞酒好喝,拉萨啤酒倒也爽口,你问我糌粑和酥油茶咋样?随他去吧,爱谁谁,不想再提起。

晚上四人一行又找了家麻辣烫来过瘾,很豪气的跟老板说要加辣。上来稍吃几口便嘴里冒火,再几口肉后桌上的卷纸也所剩不多,迫于无奈屈辱的跟老板说要加水,看着周围康巴汉子安之若素的样子,日了狗。

C

到拉萨的当天下午便找拼车出行的团,天公尚美,给我们报上了最后两个座位,还取了个很俗气的名字叫“一错再错”,意味着路上要看的两片湖,纳木错和羊卓雍错。

先去的是羊湖,爬了一上午的山,豁然开朗,凭高而望,寡人与庶人共享此风耶?

image

下来羊湖便直奔日喀则,下午6点多才到。这边因为经度靠西的缘故,太阳倒还有一两个小时才下山。便乘兴去逛了扎西绒布寺。

跟着讲解一条条路,一间间房听下来,西藏的历史也了解了不少。抬头看是灯芯树,不远处煨桑的袅袅白烟隐向天空。手边白墙黑框窗,布帘摇曳。间或路过一个喇嘛,年纪相仿,披着厚红的僧衣,偶尔提个鼓囊囊的麻袋,抬头看一眼我们便又沿着墙边走开转角隐在一扇门后。看高墙上小小的窗棂,不知如何一生苦守,白云哪会来作伴。

太阳落山时离开寺庙,一夜无话。

D

次日乘车往纳木错奔去。路过羊八井泡了个高原温泉一洗风尘。当真一半火焰一半寒冰。走出池子不出几秒便已瑟瑟发抖,两寸的头发一会便吹得生疼。

image

最近国家对西藏旅游抓的很严,很多道路限速30km/h,开个60都是100%的超速,故坐在车上久且没意思,此一比较大的败笔,安全是安全了,趣味全无。

晚上夜宿纳木错棚屋,一众人在中间类似餐厅最大的棚屋里烤火嗑瓜子玩谁是卧底,一盘还没搞定便被藏民赶出,说他们自己要睡觉,回到自己干巴巴的棚屋,悲从中来。出门顶着瑟瑟寒风露天刷牙时,隔着玻璃看到藏民三五成群在那餐厅里吃花生喝啤酒,突然有种卖火柴小女孩的感觉。好在自小受过教育要吃苦在前享乐在后,看他们一副旧社会臭地主的模样画个圈圈诅咒他们。

与之前来的几次相较,此处的旅游风气也渐渐浓厚起来。

叔有对把玩良久的核桃,平时看他没事就拿把小牙刷在那对着核桃擦,擦,擦。有次下车见旁边有几个藏民在卖些小饰品,想秀一波核桃的时候却被一个藏民汉子一把攥下来,讨要不得。最后也索性把另一个核桃给让了出去,已经颇有些南疆的风范了。沿路上厕所不论大小两元均价童叟无欺。算下来竟也是笔不小的开支。

E

念青唐古拉

image

F

最后一天留在拉萨闲逛,博物馆进去看了一遭,学习一番。布达拉,大昭寺仅外面转一圈罢了,门票贵且难买,里面也看不懂,没啥意思。倒是外面转的时候摸一路转经筒,两块钱买把松柏枝煨桑敬天颇有风情。

晚上看了场电影,比深圳还贵,优惠后70一张还特么送瓶红酒,我竟无力吐槽。要不是晚上喝的啤酒且鉴于我一向啤酒掺红酒闹事最厉害,肯定看电影时干掉它,不然何以解恨。

夏洛特烦恼,一个笑点不赶紧笑完下个便漏了过去,大概是疯狂原始人后笑得最欢畅的一场了。

散场出来九点过半凉意袭人。路上的士难打,人力三轮倒还有不少。其中一位见我们打不着车上来询问生意,开价15而已,便点头上车。岁数不小的样子,大概竟比我跟SU的年龄合起来还大些。一身宽大的灰布西服身上晃来晃去,干瘦。双鬓簇簇白发,不似当地人的模样。骑到江苏路上后便还有一两个路口就到,似乎慢慢加起劲来,肩膀摆动,一双布鞋在脚上拧来拧去。旁边SU开始翻倒钱包,到地儿后将找到的零钱都倒给了他。后且不论,希望今晚可以早些收工,算是我们一些小小的心意。

转进胡同后转头还见他跟我们招手致意,慢慢骑去。赠人玫瑰手有余香当真如此,暖意也是充盈心间,抽根烟回去洗洗睡,今儿度过了有意义的一天。

X

第二天八点多起床,乘飞机返程,四点半便回到家中,与两天半的火车旅途自不可同日而语。看下午日头不错还去游了个泳。一个来回下来便气喘如牛,大概太久没运动的缘故。

便是这样又回到了城市间。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