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山水水

周末时候人生第一次踏进剧院,特意穿了鞋去的,怕拖鞋被赶出来。当然,也是怕冷,这边的秋天气势格外喜人,随着一场秋雨便浩浩荡荡地来了。

Hoboken是个毗邻纽约大都汇的小镇,跟曼哈顿隔河相望。坐轮渡7,8刀的样子,公交一站就到,挺方便的。

小镇不大,来了不几天买了辆二手单车,50刀,闪电牌自行车,骑上去脚蹬子有些嘎嘎作响,并没有风驰电掣的感觉。这让我想起了与我作伴许久的小白,美利达公爵500,刚上大一时候买的,金贵的要死,出门十分钟回家擦车半小时。毕竟高中骑的都是些几十块的二手破车,说起这个又让我想起了位高中同学,睡在我上铺的兄弟,CJ,后来改名CZJ,加了个“正”字儿也不知道是个啥讲究。

那时候我们骑着二手破单车满SZ的转悠,有时候为了买张盗版光碟都能用一下午福田南山转个来回。记得第一次看到帅气的单车是我们在单车冲顶梧桐山的时候。很陡的坡,树影婆娑,历历在目,株株可数。不是因为记性好风景优,我们从第一个坡就开始推车了,推了三四个小时吧,推到山顶,看了三四个小时的树影婆娑。

途中一个休息的平台远远的便看见一台闪闪发光的车子,真的,现在想来回忆中都是带着光的出场效果。宛如你带了个街边四块二的假戒指,被身边一个两克拉的大姐大闪到的那种感觉。

车身是你初中暗恋对象那条墨绿色裙子的颜色,握把软弹有力,爱不释手。握把中段有个数字表一样的东西,不知是为何物,总之整个车子都弥漫着性感的气息。我啧啧称奇到,这车不便宜吧,得5,600,毕竟那时候我的破车就是50出头,猜了个十倍的价格已经是我想象力的极限了。简爷深吸口气肯定得说,怎么着也得800往上,我猜他那辆破车是80多买的。

说起推车,我又想起了北哥与红牛的故事。也是一起翻越一座山头,走到后面,山顶抬头便见,但盘山的路尚要缠绕几圈通向顶端。当时已近傍晚,我跟北哥推着单车踟蹰前行,力不能继。然后北哥掏出珍藏许久的红牛一饮而尽,给自己来管最后的鸡血。

我印象中的北哥沉稳老练,步步为营。但在那个将近5000m海拔的山头,在那个乌云笼罩作势下雨的下午,在那瓶药劲奇猛的红牛催情下,北哥做出了一个事后想来我都觉得很傻逼的决定 — 直线抗车冲山顶,管他娘的盘山路。

扛了半个多小时,离山顶只有一指尖的距离,真的只有一指尖的距离,仿佛马上就能够到,翻上平台,迎来成功的喜悦,但就是那么一指尖的距离,近乎垂直的落差,彻底击碎了我们,又灰头土脸的折回了盘山公路。哈哈哈哈哈,妈的,每次想到这个,我都是忍不住的想笑。

纽约纬度与SD相仿,秋天便是也相近的吧。SZ呆了这么些年,差点忘记了秋天的感觉,最近又拾了起来。单车去学校,一路压着干枯的落叶,是小时候的记忆。

前几天下冷雨,窗外淅淅沥沥。莫听穿林打叶声,不自觉的便冒了出来。很多漂亮的诗词好像都发生在这个季节。窗外日迟迟,形容夏天最恰当不过。

刚来时候住在宾馆,有免费的电视看,有个台每晚10点多都会放些NBA的比赛录像。有晚竟看到了05赛季马刺打太阳的比赛。马努有头发,帕克呼呼地跑,石佛还敢在场下笑,另一边纳什和小斯玩得不亦乐乎,突然有种梦回前朝的感觉。

来这儿前几天还新鲜似的尝了些各种东西,汉堡披萨意粉当然不在话下。来之前天天看黑道家族,看他们聚餐拿着叉子吃意粉,口水直往肚子里流。但不出俩星期,再饿的时候一想起这些油腻满是芝士的各类食物都能止住食欲。

找好住处酒店搬出来后一日三餐便都在家里解决了。最棒的还是要数大蒜,可配万物,唯不可见人。肉的油腻,面食的寡淡,一口大蒜下去都能增色不少,充满了家乡之气。独有时下午上课的话,中午饭是否要吃蒜是个比较纠结的问题。

说回周末的歌剧,去的是闻名已久的百老汇,看的是初中高中看过无数遍的歌剧魅影。现在一提起电影版的歌剧魅影脑海中还满都是女主唱高音时起起伏伏的白色胸脯,宽广有力。看上去就很好听,满脑子白花花的一片。

初临现场稍微有些失望,舞台看上去不大,无法想象电影里两个多小时的各种场景如何展现,且位置比较靠后,倒也不是最后一排,我仔细数了下,倒数第四排,居高临下。看舞台上的演员大概三个米粒儿高,两个米粒儿宽。男二号出场时身边朋友说一点都不帅,我也是无法回答,真是看不清,直到最后谢幕,灯光全开走到前台时才一睹真容,真是尼玛的一点都不好看。

歌剧开始后,全场黑暗,独舞台上灰暗的灯光演出着电影开头黑白色拍卖场景的一幕。猴子摇动的音乐盒滴答作响,竟被慢慢代入进去。待到拍卖大吊灯时候,黑暗中一个爆闪,眼睛尚未适应过来时,大帷幕已经解开,所有的色彩好似活了过来,跑满了整个剧院。跃动的音节也一同飞入心间,大吊灯缓缓拉起,宛如昨日重现,竟比电影的感觉更加真实。起了一胳膊鸡皮,随着身体一阵战栗,突然间饶有兴趣。

近三个小时的演出也不觉难熬,中间休息了十多分钟,下半场气氛太好打了个小盹也就过去了。唯独椅子空间着实太小,坐着憋屈,三个小时下来两瓣儿屁股好似不是自己的了。对比下来,还不如廉航飞机的座椅舒适。很羡慕那些坐在前排两侧套间的土豪,翘着二郎腿,可以近距离看着女主唱的起伏。个人建议可以带副望远镜去,虽有些中二,但黑乎乎的一片,谁管你呢。

散场出来冷冷的小雨,随便找了家日本餐馆点了个牛肉饭下咽。想来杯小酒驱驱寒意竟以我没带身份证予以拒绝,简直不要太过分,小费少给了几毛钱以解我心头之恨。

这边啤酒稀奇古怪,各种精酿层出不穷,根本云里雾里,仅次于阅读菜单的难度,想我TOEFL好歹也是90出头,菜单还是一个字不认识,真是丢人。

北哥说这边是精酿的天堂,其实他的原话我也记不大清了,大概是啥艾尔,拉格儿的东西,他说“精酿”就是一个很土鳖的叫法,总之,这里是一片啤酒的天堂。

人的感官总是挑剔的,好比你听久了千元价位的耳机再带上几十块的东西就觉得不舒服,喝多几瓶70多一瓶西凤大曲就接受不了二锅头的辛辣。但啤酒这玩意儿我却始终没有跟上套路,按理说精酿也喝了不少,能接受的也仅到淡艾尔,IPA啥的喝着还是有些腻歪,最爱的当属美式工业拉格儿,也就是我们俗称的雪花,燕京,大绿棒子。

说起大绿棒子又想起了拉萨啤酒,之前很多啤酒都是650ml一瓶,这几年纷纷改为了500,商家偷工减料,顾客觉得酒量上涨,相得益彰。唯独拉萨啤酒还坚挺在750ml,对着布宫怒饮一瓶突然觉得有些到位,蓝蓝的天,白白的云。不知醒来时,会不会仰躺着看到一位康巴汉子跟你亲切的问好。

忘记说起,Hoboken门口这条河叫哈德逊,也生产款啤酒叫哈德逊河谷,谷歌了把都是些酸艾尔和IPA,估计又是北哥的最爱。不如对着哈德逊河怒尿一泡,寄去对北哥的思念,万里之隔,不知能否尝出我的味道。

买了张月底飞水牛城的机票,看大瀑布,加拿大的交界处,那里有高中背过的五大湖,安大略和伊利,应该挺好看的吧。喜欢肖申克救赎最后那段太平洋老友相会的场景,前面经历的都已过去,往后刚刚开始。

希望那里有工业拉格儿让我畅饮。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