胶片儿(2)

依依惜别兼之落日余晖的一根烟最是回味,

久别重逢配以大快朵颐的酒沁人心脾。

通宵未眠恰逢晨光熹微的人心旷神怡,

且歌且行和着灯红酒绿摇出的骰子都是一

为啥叫《胶片儿(2)》呢,因为之前写过一篇《胶片儿》。之前是多久呢,大概是大二的时候吧,2010年的大二,距今已有10年了。

那时候母校还是所二本,后来凭借着自己的努力成为了名校,让我与有荣焉。

深大有两个泳池,临着北门的是北馆,露天的标准泳池,均深1.8m,游起来很爽。我一般下午三点多去,深圳再毒的太阳被水一裹也变得暖洋洋,游来游去,阳关灿烂的夏天。

游到饭点儿再去教工餐厅吃个饭再舒服不过,因为是教工餐厅,所以花样稍微多些,价格也略贵,但听同学说有时候还能碰到校长,也不算亏,虽然我却从来没碰到过。

后来啊,就毕业上班了,只能周末跑去游一趟,然后溜到小西门,找还没毕业的同学去吃新西南四楼的清真餐厅。有手抓饭,肉火烧,再配俩凉菜,满嘴的油腻。

过了几年买了车,因为公司离学校也近,所以下午4点将末,5点未到的时候就开车去学校游泳,游到6点多跑回公司,楼下买个赛百味聊以裹腹。

深圳的夏天本来闷热,但刚从水里出来的时候特别清爽,听着歌,跑在深南大道上,风飒飒,快哉。

深大还有很多足球场,在校学生5块钱进去,毕业的20。觉得太贵,买通了看球场的大妈,偷偷给她10块钱放我们进去,不亦乐乎。后来不知道被谁投诉了,大妈被换成了小姑娘,一丝不苟,只能老老实实买票。恍然大悟到为啥大家喜欢熟妇,盖是经验丰富。

去踢球一个队的都是之前院队的,半场8打8。我们这支队账面实力很强,但有个小缺点是有球霸,几个呢,5个。这他妈就很难搞了。刨去门将,差不多都是球霸,谁也不买谁的账。于是乎便出现了很奇特的情况,逆风球倒能踢踢,赢得多了就开始内部互喷,结果大家一起下场。

每周五都可以踢到球场熄灯关门,10点。然后大家一起去吃西瓜,痛陈利弊,屁用没有,下场继续。或者去吃宵夜,喝啤酒,喝开了以后痛陈利弊,屁用没有,下场继续。

有次印象很深刻,球队队长HJ带着女朋友来的,7点多开始踢,那妹子一直在球场等到10点。我记得那时候已是年底,风刮着还是有点冷的,但人家就这样硬是坐到球场关门。然后我们去吃宵夜喝酒。喝到两点多,HJ从厕所吐完回来,喊着,我已经吐了,在座的一个都不许走!然后他妹子一把抓起包就头也不回的出了门。他愣了下,便追了出去,消失在夜色中。

7点到凌晨3点,8个小时的等待。原来年轻也有年轻的好,执着都写在脸上。

如今两人早修成正果,胖大小子都快一岁了,回看自己却一事无成,不由感叹。商业保险倒是进步到了最贵的一档,30岁及以上,岁月真的化成金钱的梭子痛击我心。

工作了两三年后,突然发现怎么日子越过越快,周复周,月复月,年复年,工资没咋进步,房价却是日新月异,怕是买不起房讨不了老婆了。

于是有点慌,网上搜了下,说这种临近中年却又一事无成的人大都会去学英语,拿起红宝书,开始背abandon。咱也不知道啥意义,也不敢瞎问,便也背起了abandon。

我在校外也有个球队,都是已到中年或中年末期的老男人。其中有位我叫他关老板。不为什么,因为他真的是我的老板,毕业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他公司干,他把我拉进的这个足球队。

关老板就是那种典型的帅大叔,北卡毕业回来去的大摩,然后辞职自己创业。年底球队聚会喝high了侃大山,说Thank America。我虽然一腔红热血,但听了后也动了性,不对,动了心。也想去Thank一把。

然后就考试呗,有次考完GMAT出来,等电梯的时候碰见位小姐姐,挺漂亮的。然后找话聊,好像是复旦刚研究生毕业,也没打算出国,就随便考一把,以后用的话可以直接上。然后人家考了个700多。我吭哧吭哧学了两三个月才600出头。

本着交流学习的目的互相加了个微信,回去后看了她几天的朋友圈,天南海北,感叹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比人跟狗的差距都大,就把她拉黑了。

有时候成年人的心也是很脆弱的,经不起比较。

申请学校时候需要些推荐信,联系了几位老师大都照本宣科,也找关老板写了封。关老板性情中人,亲自操刀,洋洋洒洒,写了对我初识的怀疑,到后来相知的认可,差点没牵起手来。看得我乐了半天,觉得没白跟他混。

记得是一个大早收到自己的第一个offer,那时候还是保持着之前的习惯,很早去公司,一个人没有。然后就收到了学校的邮件,看到被录取的结果其实也没有自己想象中那样高兴得蹦起来,就感觉突然有些空落落的。完成了一件努力了小一年的事情,终于有点结果了,有点小小的暗爽,跟几个好朋友分享了下,就这样了。

说起收到offer,让我想起了那时候在的公司。我之前的公司是零食放在bar台,定期补给,大家随取。那家公司却是行政姐姐每周三推着个小车车来给大家派送食物,哄抢倒没有,但车车到了哪里,大家就围到哪里。我对行政小姐姐倒是没啥意见,但老觉得这种场景跟小时候见过的一个场景很像,啥呢?

哦,喂猪。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