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北哥是个音域很广的汉子。

我听过他唱青藏高原,雄厚嘹亮,转头扯起冷血动物也有模有样,灌下一斤牛栏山和小妹妹对飚月亮弯弯,从心所欲。

那时我觉得我已经很了解他了,毕竟我知道他能唱什么样的歌。

但那天,当有个妹子点起了不知什么犄角旮旯的棒子舞曲的时候,一瞥间,北哥拿起了另一只话筒,我差点泪眼朦胧,这特么也可以啊,卧槽。北哥,你究竟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故事。

北哥188,100KG,手指灵活可奏宫崎骏,临行前,他给我推荐了这首歌曲,没有听懂,大家可以试试。

Read on →

0.1 无关紧要的废话

好久没写东西了。

虽说也是天天敲键盘,总归代码跟字不同。字是自己磨出来的,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自己无聊的时候回来看看解解闷罢了。代码迥然,我们不生产代码,我们只是github的搬运工,搬出来的却实打实的口粮,能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1.0 启程

6月17日踏上了飞往普及的航班,天气不错,亚航多事故心下惴惴,好在一路无事安全降落。120块便办好了入境签证,不过四五分钟,比去隔海相望的香港要来得简单。

出了机场后并没有遇到想象中的热带炎热,反而是略带咸湿的海风吹得遍体通透。想着在深圳每早赶着公交都是一身臭汗,已觉此行不虚,余下便是尽情享受。

Read on →

车上

今年的公历与旧历相差不小,深圳天热,裤子都快脱了才将将过年。吃了一年多米饭,很是想念馒头的手感,捏起来必定充盈丰富细泽光滑。

有了工作收入大不比从前,也可以土豪一把舒服的回趟老家。420一位的硬卧可以不是随便就能享受的了的。想着之前偶尔买不到票还要站回去,心下惴惴,特意找了位黄牛代办一切,朝中有人就是不一样。

小小方圆大千世界,套在一节火车皮上再适用不过,硬座尤然。或坐或站挤作一坨,互相客气着,眼神却不离座位。无关礼数教养,干站三个小时任谁都被打回原形。偶尔趁着正主离去,礼貌问下提臀便坐,受力的一刹那从尾椎爆发出来的快感一路烧到喉咙,大概跟喝小烧的顺序相反,如久违的情人相厮相守。

Read on →

image

14年的最后一天单位要求写篇年终总结,把自己这三个月的工作摘录了下给交上去了,自己这边也再就懒地动笔。待元旦三天腐败回来也完全不再考虑下笔。但今天收到这张图却被狠狠捶到胸口,不吐不快。

Read on →

十一出游台湾是一天无聊在街上闲逛的时候敲定的,大概还是在三四月份的时候。第一次办证总免不了有些磕磕碰碰,但好歹也算有惊无险地搞定了。七月初买了去程的机票,待所有证件办齐八月末的时候才开始大张旗鼓的计划起行程,订住宿买回程机票不在话下。六天出游回来,想想还是蛮顺利的,天公作美。

Read on →

我说那儿黑,他说他恨日光。我说那儿很孤独,他说跟聪明人说话是滥用他的心智。我说他疯了,他说上帝留他不必做精神健全的人(上帝一定会的)。

海鸥过境,雨很是磅礴地下了几天,本以为走后便又会迎来高阳烈日,出乎意料的,风中带有了丝丝凉意。

就像一个力竭的汉子,最后的时光里每经受多一次打击都越发难以恢复之前的意气。

在深圳这种南方城市很难感受落寞的秋意,不像北方的寒地,叶子吸收了暑气而发黄飘落,风不请自来,很有股迫不及待的劲儿要补回夏日的缺席。而在回归线这里,点点的秋意好似害羞的姑娘,生怕被你发现,偷偷掩在夏日的身后,趁着衣角的翻起一下跑向冬天的怀抱,如果不仔细观察你都不会意识到她的存在,颇有些倚门回首嗅青梅的神态。

Read on →
Tec

楔子

前段时间搞完了聊天服务器后也没有很多事情,因为系统瓶颈停留在数据库读写层面,所以研究了一两周的NOSQL和Cache。NOSQL快是快但key-value型的数据结构实在太过简单,感觉真用起来并不是很方便,Cache倒相对来说可行一些,开多一个服务罢了,其实简单的逻辑自己也能实现。就这样纠结来纠结去的,发现其实现在的服务倒也完全够用,压力测试了下,能撑到1500的并发,想来刚上线估计也最多几百号人能同时聊天就不错了,所以就先研究至此,撑不住了再换,不要过早优化嘛。

Read on →

论坛闲逛的时候无意间看见有人推荐李娟的书,清新平淡之类的赞美之词倒是没有在意,单看书名中的阿勒泰便足够将我吸引。

之前很喜欢一位讲新疆的作家是刘亮程,记得初中还是高中学过他得一篇课文叫《一个人的村庄》,明明很有记忆的事情,问了很多同学硬是一个有印象的都没有,奇怪了去。

那里面他写的寒冷尤其生动,说再旺的炉火也抽不走骨头根子里一年年积攒起来的寒意。几乎第一眼便喜欢上了。文章只是他散文集里的一篇,便找了整个册子从头看起,讲他的无聊孤独,地老天荒,看了进去抬头看周围竟有些回不过劲儿来,真好。

Read on →

冬来夏往,就这么着毕业一年。毕业季的时候并没有多少感伤与兴奋,送了几届的人头轮到自己已经累感不爱。

随着艾莉娅踏上驶向布拉佛斯的商船冰与火又用这样一个充满希望的镜头结束了第四季的故事。我记得第三季结束的时候是龙母霸气的看着她的几条龙在天空飞翔,而在这一季的终结,又是她亲手将两条龙锁入地库,不知道它们命运几何。

艾莉娅跑到船头望向大洋深处的镜头美得动人,一片充满未知与希望的新世界,不禁感概生命的奇遇美好。想起开头时罗柏多么意气昂扬却终究抵不住一死,到底最珍贵的东西还是贱命一条,活下去来感知世界的精彩,便是一种自在充盈,无与伦比。

前一集中耶哥蕊特中箭临死,在琼恩怀里时喃喃那句“你什么都不懂”让人动容。连托蒙德都知道耶哥蕊特一直在喋喋不休的讲着要杀死琼恩是因为那至深的爱。生命的美妙再次得以体现,尤以死讲述的最具冲击力。

Read on →
Tec

四五月份折腾完聊天服务器后就放了下来开始做个公司的CMS,重拾PHP的感觉还不错。几年不见多了很多框架,随便挑一个用着也很是方便,感觉现在做应用层的开发真是越来越简单了。各种框架工具一应俱到,从UNIX脱离出来重新投入到一键式的开发环境中真有点说不出的幸福。

开始的时候以为编程的世界是个江湖,每个码农都应该朝着绝顶高手的目标不断努力,只有将自己的武功修炼到化境才能算得上功成名就,渐而渐的却发现自己所处的环境跟江湖有不少区别的。也许在自己不知道的层面上还是各种武林高手呼风唤雨,但就现在自己所处的位置却是一个战场无疑。自己的能力与各种框架工具相比就算提升了几倍也是显得那么微不足道。就好比之前写聊天程序时各种尝试,从多进程到多线程,从线程池到多路复用,就自己的能力而言性能是在可观的提升的,心里也有些小得意。直到后面用上了Libevent…回头看看自己的努力就像天边的浮云,看上去很美而已。

Read on →